大写一个E

【张若昀×鹿晗】梦死

最近应该没办法更新,春季过敏,眼睛肿得睁不开,医生让我尽量不要用眼,抱歉各位

【张若昀×鹿晗】【秦明×林冲】梦死C1

我以为我一定写了几万个字,结果才只有不到2000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C1
暴雨来得又快又急,没一会儿天就完全阴下来,豆大的雨珠从天而降,在玻璃窗上砸出噼里啪啦的声响。
秦明是很喜欢这种阴雨天的,适合睡觉,也适合思考,可以坐在沙发上捧一本书从早看到晚。
“咚咚。”
敲门声混在雨声里变得格外不清晰,秦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一动不动地听那声音又响了两边,才确定是有人在敲自己家的门。
门口站了只落汤鸡,金色的头发全都没了型,乱七八糟地伏在头顶,满脸满身都是雨水,脚边也积了小小的一滩。
“秦老师...”林冲凄凄惨惨地叫。
“怎么了?”秦明皱眉道,让开了位置,让林冲进到房里来。
在灯光下秦明才发现林冲的脸色苍白,双唇没点血色,两只手都缩在袖子里,腿上的破洞裤恨不得把整条腿都露出来,整个人抖得说不出话。
秦明很嫌弃地“啧”了一声,拿大毛巾把林冲裹紧了推进浴室,又开了浴霸和热水器,把花洒塞进林冲手里。
“秦老师。”
林冲又叫了一声,可怜兮兮的语调,不像是要说什么话,就是单纯想叫一声而已。
秦明关了门,隔了玻璃门,声音沉闷了不少:“先洗澡。”
又过了好一会儿,久到秦明都快要忍不住冲进去看看林冲是不是晕倒了,水声才想起来。秦明摸了摸下巴,若无其事地把抬了一半的身体又落回到沙发上。
林冲是秦明在B大作客座教授带的学生,踩着轮滑,走路像飞,每天迟到,逢考必挂,上课睡,下课醒,偏偏从第二堂课开始就牢牢占住了教室第一排最中间的座位,还生了一张够好看的脸,下课铃一响就黏在秦明身后秦老师长秦老师短,逃课也往他的办公桌前跑,让人想忘也忘不掉,三番两次之后,秦明也就随他了。

林冲洗澡很快,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换了秦明给他找的衣服,都是松松垮垮的,模样意外地很乖巧,显得他更小,更像个孩子了。
屋里开了空调,暖风扫在身上很舒服。林冲站在客厅中间四处打量。他的脸色已经恢复了红润,身体也不抖了,一双眼睛鬼灵精怪的。
“什么事?”秦明打了个响指,唤回林冲的注意力。
林冲用力地一拍手,跑到玄关翻出自己湿透的书包,把里面同样惨不忍睹的课本掏出来放到秦明的书桌上。
秦明嫌恶地用一根手指把书推远了:“太脏了。而且有规定,不画。”
林冲急了,拖着椅子凑到秦明旁边,膝盖顶到秦明的大腿:“秦老师,您是客座教授,不碍事,这规定不是给您的,画一次没什么。”
这次被推开的是林冲的脑袋,秦明的手指点在林冲眉间:“远点儿,不画。”
林冲一歪脑袋就把秦明的手指甩开了,又使劲往前凑了凑,还想说点什么,肚子却突然传来一阵极为清晰的‘咕噜’声。
“没吃饭?”秦明扫一眼被林冲牢牢护住的肚皮。
林冲随口应道:“吃了,这不重要,秦老师就画...”
秦明一摊手,扔下一句“我没吃”,就晃进了厨房。
虽然说秦明会做饭,不过也别指望他能做出什么美味佳肴,人间珍馐,能填饱肚子就还算不错。
厨房里不时传来菜刀落在菜板上咚咚声,油热后的啪啪声。林冲半点儿也不拿自己当外人,仰头倒在沙发上,直勾勾地盯着厨房透出的那一线光。
“林冲,”秦明突然叫他,“几点了?”
林冲摸到小方桌上摆着的表,愣愣地看了一会儿,才慢吞吞地说了句,快要七点了。
秦明没再应声,很快端了饭出来。
做的是西红柿鸡蛋盖面,西红柿炒鸡蛋嫩黄嫩黄地卧在面上,被面的热气一熏,香味直往人的鼻子里钻。
秦明把筷子放到林冲手里:“吃吧。”
林冲没动,反手勾住了秦明没来得及收回的手指。干燥,温热,指尖带了茧,硬硬的。
秦明觉出林冲多少有些不对劲,没急着把手收回来,只问了一句怎么了。
谁知林冲一下子又变回了平日里嬉皮笑脸的样子,笑嘻嘻地松开手:“我特饿,要吃十碗。”
“吃。”
林冲吃饭也是特别快,对面秦明半碗还没能吃完,他那一碗已经见了底,汤都不剩。见状,秦明头也不回地指了指身后的厨房。
吃到最后林冲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吃了多少,总之是把锅里有的全吃光了。秦明看怪物似地看着他,他也全不在意,只管继续吃自己的。
时间不早了,林冲反坐在椅子上抱着椅背说什么也不肯走。秦明忍无可忍地闭了闭眼,从书橱拿了本大部头拍在林冲背上。
“干...干嘛啊?”
“不走就背完。”
“背不完那我也不走啊。”
“....”
手机铃声很适时地响了起来,是林涛。这个时间点接到林涛的电话,除了工作还是工作。
秦明按了扩音器,一边换衣服一边直接了当地问:“在哪儿?”
林涛被噎了一下,不爽道:“你也不问问什么事儿...就你家小区旁边,走两步就到。”
林冲躺到了沙发上,课本被他翻得哗哗响,秦明走到玄关又折回来,弹了一下林冲手上的课本。
“知道了,”林冲有气无力道,“背完。”

今天也是亮晶晶的一天~

【张若昀×鹿晗】【秦明×林冲】(本命拉郎)梦死

林冲是鹿晗小宝贝儿在《我是证人》里的角色,不是《三国演义》真的不是( ˃᷄˶˶̫˶˂᷅ )

灵感来自B站视频《半醒》,已经要过授权了,感谢妹纸信任。
克制不住记几就来拉郎了,这两个都是特别喜欢的角色,不喜欢的亲就无视我,别打我,我胆小(///ω///)
@希望的的2017什么都好,希望鹿晗2017每个周五都快乐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《梦死》
楔子
秦明早就走了。林涛赶到安康医院的时候,负责的工作人员如是告诉他。
林涛连谢谢都忘记说就跌跌撞撞跑出来,可走到医院门口又觉得自己压根什么都办不到,颓然地坐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。
什么时候走的,去哪里,去多久,还回来么,没有答案。
N国
这里的天很晴,不带一丝杂质的湛蓝,阳光好得有些刺眼,梧桐叶在微风中飒飒地响着。
秦明顺着人流进到阶梯教室里,在第一排找到位置坐好,旁边是黑得发亮的同学在大声笑闹。身处嘈杂的人声中,秦明觉得很放松,没有人知道他是谁,也不会有人在意他的过往。
今天是展示课,有意愿的同学都可以上去讲两句。秦明认真准备过了,轻咳了两声,故作轻松地站起身,却发现讲台上已经有人了。
秦明楞了一下,才又坐回位子上,握着笔的手不自觉地抖起来,心不在焉地纸上随便划了两下,终于还是忍不住抬起头。
是林冲。
比几年前更瘦了,也更白了,栗色的头发乖顺地垂下来,雾蒙蒙的一双大眼,瞬也不瞬地望过来,指尖在裤线处颤抖。
紧张,不安。
秦明觉得人的大脑实在是太神奇,幻想也能是真实无比的,可他还是难免有些开心,在纸上的乱涂乱画慢慢凑成了一句好久不见。
这也太傻了,秦明想,真是傻透了,人出来了却把脑袋给丢在了医院,不过是些幻想而已。
那学生开讲了,声线不稳,带了些B城口音,但逻辑缜密,思路清晰,秦明没再抬头,在心里给他鼓掌。
下课之后秦明往住处走。他太久没过校园生活,又适应了安康医院制定的时刻表,这会儿只觉得又累又乏,太阳穴突突跳,自然而然忽视了身后的脚步声。
转过这个拐角就是他住的地方,这会儿太阳稍微退了一点,被砖红色的屋顶遮住了,绿油油的爬山虎翠得像是要滴下水来,门前立着一个掉了漆的红邮筒,有只流浪猫团在下面午睡。
这样的地方秦明没办法拒绝,就像他当初没办法拒绝林冲,一切都是不可避免。
秦明正神游天外,忽然被一股冲力直接顶到了墙边,接着被狠狠抱住了,毛茸茸的脑袋在他的脖颈处蹭来蹭去,很痒。
秦明笑了笑,顺势搂住了林冲的肩,轻轻拍打两下,然后滑到腰间。
“想我了?”秦明问道。
林冲顿了一会儿,才瓮声瓮气地应了:“想得心肝脾胃肺哪哪儿都不对劲了。”
“嗯,”秦明这才笑出声来,“我也挺想你。”
林冲从他怀里抬起头来,下巴垫在他的胸膛上,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变得更加明显。
“bang!”
秦明一手环着林冲,一手比了个手枪的姿势,指尖抵在林冲眉间。
林冲也笑了,嘴角的褶皱全都出来了,他说:“秦老师我特想亲亲你。”
他只是想开个玩笑,谁知秦明环顾周围一圈后,却同意了。
“好,没有人,可以亲。”
“有人我就不能亲你了?!秦老师我还是不是你男朋友?!”林冲皱了皱鼻子,抓住秦明的手指很凶地咬了一口。
秦明也不生气,安抚性地揉了揉林冲的发顶,在他的耳朵尖上很轻很快地亲了一下,温热的气息拂过林冲的耳朵,带起一片红晕。林冲不自在地在秦明的脸上推了一下,却在下一瞬猛地僵住了,窝在秦明怀里不能动弹,从指尖、脚底泛起冰凉,微微斜过视线就能清晰地看见男人鬓角的白发。
“你是假的呀,”秦明是温柔的,“不能被他们发现我生病了。”
林冲的眼底迅速积聚起散不开的水汽,脑袋‘嗡’的一声停止运作。
“冲!林冲!那是谁?你在做什么?”有人扯着蹩脚的中文大声喊林冲。
秦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,瞳孔缩小,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,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人。
林冲用力握紧了秦明的手腕,阻止他后退,两人仍旧是拥抱的姿势。
“我男朋友。”